命运之说:东汉外戚干政与宦官乱政不是偶然而

2018-12-29   阅读:124

  西汉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外戚干政。而东汉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在外戚干政的基础上加上了宦官乱政。二者何其相似,皆为阴盛阳衰,只不过后者更胜一筹。

  按照物理学来讲:“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如果放在历史学来讲:“必然是绝对的,偶然是相对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任何一个朝代都不可能,其是必然的,而一个国家的建立,又具有诸多天时地利人和之类的偶然性;同时,一个朝代又总是在某次看似偶然性的事件中,孕育着其必然性的。

  在展开这个话题之前,有必要先聊一聊西汉。说到西汉,就免不了王莽篡汉;提到王莽,就少不了王氏家族;牵扯到王家,就离不开王政君;谈及王政君,又不得不扯到宦官。

  王政君经历西汉四世君王。汉元帝时,她还只是个皇后,掀不起多大浪,因为元帝十分信任宦官石显,由此也导致了宦官的雄起。汉成帝时,刘骜这个家伙沉溺于,为人虽很是聪明,但用错了地方,就是偷懒;于是便把国家都委托给了王太后,王太后呢,顺势正式扶持王家,借此宦官集团,同时把国托给王凤。王凤死后,把王莽托付给太后与,成帝驾崩后,太皇太后便把王莽扶持为王家代表人。汉哀帝时,来了个傅太后,还携带者于、傅两家,经过一番博弈后,王莽下野,王氏,可惜这是个短命鬼。小朋友汉平帝继位,王莽终是回归,这时老祖王政君因年老而无心于政事,便把国家托付给王莽。最后王莽脱出王政君的掌控,一举篡汉。

  呵呵,富不过三代,后世子孙多有不肖。时间很快就到了汉章帝,他登基时已满十八岁,太后马氏倒是个非常贤惠的人,也是秉承先帝遗愿,不愿壮大外戚。可汉章帝非常重视亲情,不顾母后的再三劝阻,先是扶持马家,后来不过瘾,又赶忙重用皇后窦家之人。由此,重新了外戚干政的风气。

  好了,说到这,该轮到今天的重量级人物汉和帝登场了。和帝刘肇即位时,年仅十岁,重要的是,刘肇的生母并不是窦太后,因为她没有儿子,便把他的生母梁贵人给杀了,来他个狸猫换母亲。两者间的关系可想而知,偏偏刘肇不是个废物,他反而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且有能力的君王。可是,宫外基本被窦家之人把持,宫内基本上也都是窦氏一派之人。当时,有一个宦官,名叫郑众,风格特立独行,处事谨慎机敏而有富有心计,最主要的是,他不去巴结窦氏集团,只是忠心耿耿地陪伴着这个可怜的。

  话题还是重新回到宦官身上。经此一事,宦官壮大,可还不够,还得加把火。郑众这个人,在太监里面算得上是一个为数不多的好太监,可谓忠于汉室,为人呢较高,懂得谦让之美,每当刘肇行赏时,他总是拒多受少。郑众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他愿是这样做,就愈发受到刘肇的赏识,并愈加被认作是个不可多得的贤臣。就这样,和帝常常同郑众一起讨论国事,宦官,也由此开始。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后人的是:凡事切莫有坏的开端。可能也是命运的有意为之,东汉余下诸帝不是能力不足,就是平庸乃至,甚至是短命鬼。因此,宦官与外戚轮流,兴风作乱。最终不但了国家,还两败俱伤,便宜了董卓。

  东汉外戚与宦官的故事,如同人的一生,在其某个关键或特殊的时期,有意或无意地做了一件看似偶然的事,多年以后,仔细琢磨,你会发现,这会成为你致命的硬伤,也是决定你必然如此的根源。这与命运之说(之中,自有天意),何其相似!

新媒体

征服一个东北人一口酸菜就够
原标题:征服一个东北人,一口酸菜就够了 问问身边的东北人,冬天最常吃的蔬菜是什么? 那一定是土豆、萝 于是你走进每

【中国人史纲16】东汉的败亡
编者按:本文由读史缩编自著名史学家柏杨所著《中国人史纲》,为中国史第16篇文章,接下来会陆续推出相关简读经典史书

东汉隶书摩崖石刻张汜以诏请
在驻马店市驿城区胡庙乡境内的群山中,一座山的山顶处的摩崖石刻被一位老年摄影家发现。驻马店市晚报记者张朝揭开了这

东汉最有名的3个娃娃:一位
说起来历史上的即位史,历朝历代都可以编成一本厚厚的书来写了,但是这其中最奇葩的却不在少数,就拿东汉来说,最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