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杀神级将领段颎其实他的功绩远胜卫青霍去

2018-12-31   阅读:96

  东汉羌乱持续了一百多年,直到段颎之手才终结,从某种程度上说,段颎可以说是羌战的终极悍将。我简单说说段颎在羌战中的表现。

  公元159年,塞外的烧当、烧何、当煎、勒姐等八羌部落,联合发动对陇西、金城的进攻。时任护羌校尉的段颎是东汉晚期最杰出的将领,富于兵略。在他的反击下,羌军阵亡二千余人,被俘一万多人。不甘心失败的羌人卷土重来,派一支奇兵星夜偷袭汉营。段颎尽现悍勇本色,命令士兵下马迎战,从夜晚战到中午,杀得刀折矢尽,羌人终于不敌,引军退去。段颎穷追不舍,且行且战,不分昼夜地发动进攻,他不携带任何军粮,饿了便宰杀马匹吃,渴了就吞雪咽冰。凭借这种的意志力,段颎追击四十余日,出边塞二千余里,歼灭羌军五千余人。紧接着,他进攻石城,杀一千六百余人;破白石山,杀俘三千余人。

  公元164年冬,他率一万余人对当煎羌发动进攻,酋豪以下四千余人。第二年春天,攻打勒姐部落,杀四百余人,降二千余人。与勒姐羌战事刚结束,段颎不等军队休整,便发动对湟中当煎羌的打击。首战失利,反被羌人围困三天三夜。段颎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地穿越线,从外围发动强攻,终于大破羌军,杀数千人。当煎羌撤退,段颎一穷追猛打,辗转于山谷之间,从夏季打到秋季,没有一天不作战。经过数月追剿,羌人饥困逃散,窜入武威。

  桓帝延熹十年(公元167年),羌战扩大到东部,西河、北地、定安、上郡一带的羌人,基本上已汉化,又称为东羌,加入反叛之列。东羌叛乱消息传来,西羌当煎羌再度起兵。当煎羌四千余人谋攻武威郡,段颎马不停蹄,率部疾进至鸾鸟,遮击当煎羌,杀三千余人,斩其酋豪。至此,当煎羌一蹶不振,西羌战事告一段落。

  灵帝永康二年(公元168年),段颎率一万精锐出彭阳,奇袭高平,与先零羌决战于逢义山。先零羌,率先发动攻势。段颎沉着冷静,命令长矛手排为三列,将强弩兵夹在其中,骑兵掩护左、右两翼,迎战先零羌军。羌军大败,被杀八千余人,二十八万头牲畜尽落入段颎之手。

  这次辉煌的胜利奠定胜利的基础。夏季,段颎深入作战,从桥门谷一追击到走马水畔,取得一连串的胜利。段颎接到情报,在奢延泽一带发现先零羌的踪迹,他立即率轻骑兵日夜兼程,以一日二百余里的行军速度赶到战场,于清晨发起进攻。羌人猝不及防,损失惨重,余众逃到落川,才重新收拢部队。

  段颎兵分两,由骑司马田晏率五千人从东面发动,以假司马夏育率二千人从西面发动。羌军派出六七千人迎战田晏,吃了败仗,溃不成军,向令鲜水撤退。段颎火速推进到令鲜水畔,此时将士已十分疲惫,饥渴交加,段颎军队不得休息,摆好进攻的阵型,一鼓作气,再次突击羌人。羌人又遭败绩,只得继续逃窜。

  经过短暂休整,段颎继续清剿,羌人退向灵武谷地。段颎身披铠甲,率先攀登山地,士兵们无人敢落后,这近乎般的超强度的军事行动,打造出一支钢铁般的军队。羌人再度被击败,落荒而逃。段颎率众军士追了三天三夜,所有人脚下都起水泡,以勇悍著称的羌人总算见识如此不要命的汉军将领。羌人屡战屡败,撤到汉阳谷地。

  东羌力量驻屯于凡亭山,段颎以田晏、夏育为先锋,率五千人马推进到山下。羌人倾巢而出,田晏率军沉着应战,终于大破羌军。羌军战败,向东逃到射虎谷。羌人以重兵住山谷中重要的进出口,严阵以待。段颎侦察地形后,派一千人砍伐树木,结为栅栏,构建一条长四十里、宽二十步的线。同时派田晏、夏育率七千久经沙场的精锐部队,乘天黑之际,在射虎谷西侧,衔枚登山。

  田晏、夏育攀上山岭,安营扎寨,挖掘壕沟,构筑防御工事,这里距离羌本营仅有一里之遥。田晏得手之后,段颎再派司马张恺领三千人,从东面攀登。羌人终于发现汉军踪迹,向田晏、夏育的部队直扑过来。段颎从正面发动,田晏、夏育从西侧,张恺从东侧钳击羌军。尽管羌人英勇奋战,仍被打得大败。段颎构建的线起到重要作用,迟滞羌人撤逃的速度,他们漫无目的地向深山穷谷中溃逃。段颎根本就不想让这些羌人有活,战争最后成为一场,羌人剩余的一万九千人,全部被杀,东羌战争就此结束。

  在平东羌之战中,羌军被杀达三万八千人,而段颎军团的阵亡人数仅仅四百余人。在冷兵器作战时代,这不能不说是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战绩。

新媒体

征服一个东北人一口酸菜就够
原标题:征服一个东北人,一口酸菜就够了 问问身边的东北人,冬天最常吃的蔬菜是什么? 那一定是土豆、萝 于是你走进每

【中国人史纲16】东汉的败亡
编者按:本文由读史缩编自著名史学家柏杨所著《中国人史纲》,为中国史第16篇文章,接下来会陆续推出相关简读经典史书

东汉隶书摩崖石刻张汜以诏请
在驻马店市驿城区胡庙乡境内的群山中,一座山的山顶处的摩崖石刻被一位老年摄影家发现。驻马店市晚报记者张朝揭开了这

东汉最有名的3个娃娃:一位
说起来历史上的即位史,历朝历代都可以编成一本厚厚的书来写了,但是这其中最奇葩的却不在少数,就拿东汉来说,最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