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郡张氏世代奉佛东晋至齐之佛教都包括哪些?

2018-12-06   阅读:161

  自张玄之开始,吴郡张氏世代奉佛,成为著名的奉佛世家。张融《门论》有“吾门世恭佛”〔之语,《高僧传》记载了张氏门人张邵、张永、张辩、张演、张畅、张敷、张绪、张融、张悦、张卷、张淹等礼事僧徒、佛典之类的众多事迹。试举例之张邵于元嘉五年镇守襄阳,与子张敷等皆礼敬僧人释道温张悦为益州刺史时,曾向宋孝武帝称述释道汪德行史称张演为“东阳太守,逼郡吏烧臂照佛,民有罪使礼佛,动至数千拜”,可见其的狂热程度张绪于庄严寺听僧达讲《维摩》,心醉神迷。总结张氏家族的奉佛特色,主要有义理与实践并重东晋南朝佛教的主流是名士的好尚佛教义理。

  东晋时期,佛教依附玄学,盛行“格义佛教”玄学化的佛教,士大夫习佛、谈玄两不误至南朝,佛教摆脱对玄学的依附急速发展,成为社会思想主流。与此同时,佛教开辟了繁荣的义学研究的新领域,“格义佛教”向化、学术化的方向发展,出现大批义学沙门,名士们更是倾心于佛理的研讨,对佛教经论进行精密深入的研究,其中谢灵运的《辨亡论》辨道析理,探讨佛性论,对义理深有体会,便是这一方面的代表佛教实践则处于佛教文化的边缘。

  东晋时期,佛教在中国广泛,主要形成两大潮流、两种倾向维摩与。维摩的重点是教哲学,主要受到知识阶层的欢迎的核心是救济,广泛流传于社会各阶层之中。完全着眼于现实人生,认为在时,只要称诵或归心“观世音”光世音,就会得到观世音的解救。这一有一个长期、复杂的演化过程,南朝的年代,人们的主要是以《法华经·普门品》为典据的救苦,他以慈悲、和救济为特征。

  六朝《法华经》有两种译本西晋竺法护《华经》十卷二十三品,太康七年出后秦鸡摩罗什《妙法经》七卷二十七品后增加一品为二十八品,弘始八年出。两本普门品的内容基本相同。而在罗什译法华经》问世之前,《法华经·普门品》已作为单独的经典,以《观世音经》和《光世音经》的名称流传于僧侣间。《普门品》即救苦奠定了后来流传久远的中土的基调。

  张氏佛教多种多样,有维摩者,如张绪也不乏弥陀之人,张敷曾一与张演论弥陀,张辩还不断赞扬弥陀的庐山招提寺僧释僧瑜最能说明张氏的是张演继承傅亮,收集、记录传说、故事,成《续光世音记》,书前序言可以了解该书的编撰动机与经过右十条。演少因沙门,权奉,每饮服灵异,用兼勉慨。曾见傅氏所录,有契乃心。即撰所闻,继其篇末,传诸同好云。窃怀记拾,久而未就“少因门训”强调了张氏的家族文化背景,“继其篇末,传诸同好”表现了张演将传说著录为文字从而使之产生更大的影响的初衷。由此可知,是张氏家族佛教的重要内容。

  相对于张氏其他奉佛子弟,张融无疑是一例外,显示了其标新立异的倾向。他主张调和佛、道,提出佛道一致的通源之论。张融著有《门律》,亦名《少子》、《门论》,即“家诫”、“庭浩”一类著作。书已佚,其《以门律致书周额等诸游生》,尚可窥其梗概。“道也与佛,逗极无二,寂然不动,致本则同。感而遂通,达迹成异。……殊时故不同其风,异世故不一其义,安可辄驾庸愚,诬刹神级”。

  佛道二教归根到底是一致的,它们都以追求静寂的本体作为目标二教的不同,主要是由于产生和流传的时代、社会不同,所以的对象不同,在风格、教义上也存在差异。这实际是说,与佛教在根本上是一致的,差别只是细枝末节上的。既然二者所本相同,所以可以同时。张融临死遗命“左手执《孝经》、《》,右手执《小品》、《法华经》”在佛、道之外,又加上经典一同随葬。

新媒体

东晋为何被称为“江左”?
文颜钊公元318年,司马睿在建康(今南京)称帝,东晋王朝正式建立。不过,东晋之名是后代史家,为将其与建都洛阳的西晋

沈瑶《东晋情歌》 与“书圣”
]1月20日,由乐活时代()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的文化部重点历史文化名人传承系列剧《东晋情歌》新闻发布会在京举

被了的历史东晋时期的两祸!
历史,几乎是古代每个都会做的事情,原先脉络清晰、事实清楚的事情,因为帝王的小心思和大动作,被涂画得面目全非,以

他是东晋开国丞相论君臣之交
西晋开国后分封室,在徐州北部,今天的山东南部划出一块地方,建立了琅邪国,首任琅邪王就是司马睿的祖父司马伷。永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