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时期的剑、东晋的酒器各朝各代文物都有

2018-12-31   阅读:184

  相对于海捞文物,河捞文物虽然比较零散,但在许建林眼里还是相当有价值的:“河捞文物的研究常必要的,因为它是海上丝绸之的重要组成。再加上相比,古河道和古代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河捞文物涵盖了各个朝代的生活起居各项用品,非常丰富,这为研究岭南历史文化、海上丝绸之、旧时岭南和中原的文化经贸往来等方面提供了非常丰富和重要的佐证。”

  相比,古河道和古代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河捞文物涵盖了各个朝代的生活起居各项用品,非常丰富,这为研究岭南历史文化、海上丝绸之、旧时岭南和中原的文化经贸往来等方面提供了非常丰富和重要的佐证。”

  “南海一号”文物出水时候,很多人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海捞文物,其中绝大部分为瓷器。这是举国家之力进行的大力度的打捞,也异常关注。相对于海捞文物,河捞文物就显得更为零散和不为人知。广东省文物鉴定专家许建林说,其实河捞文物更应该引起的关注,因为在古代,河道正如今日的高速公,战争、运输以及河道改道、洪水都导致河里沉积着各朝各代的各式文物。

  “大家都知道海上丝绸之,但其实运输的过程中,首先是通过河道运至海边码头,广东境内的江河沉淀了各朝各代的各种文物,这对于研究海上丝绸之是个非常重要的补充。”

  为什么河里会有这么多“宝贝”呢?许建林进一步解释道:因为在过去,人们出入主要靠水,不像今天有汽车有飞机。古人们不管是还是民间,最为便利的就是坐船出行。不夸张地说,过去的水就等同于今天的高速公。这么千百年来频繁地,就会有东西掉下水,也会翻船,发生战役的时候会有大规模的翻船以及武器散落。”

  此外,雨季洪水来临时也会卷走岸边民居的器皿,甚至是墓地里的品,同时也会卷走大量的树木形成珍贵的阴沉木。另外,当时居住在水面的人,有时候会把生活废品丢到江河里,比如说我们发现的大量的不同朝代的碎瓷片。“河里的文物至今天,真是各种各样,啥都能找得到。”许建林笑说。

  许建林告诉新快报记者,河捞文类繁多:“我见过战国时代的长剑以及匕、戈,还有旧石器时代的石凿等,自汉至明清时代的瓷器就更不用说了,非常多。印象最深刻的一件,是行军打仗用的直径一米多的大军铁锅。”许建林说,“我自己最喜欢的一件是东晋时代的鸡首壶,东晋时代文人的酒器非常精美,鸡首壶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而我收藏的那件恰好还品相非常完整。”

  相对于海捞文物,河捞文物虽然比较零散,但在许建林眼里还是相当有价值的:“河捞文物的研究常必要的,因为它是海上丝绸之的重要组成。再加上相比,古河道和古代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河捞文物涵盖了各个朝代的生活起居各项用品,非常丰富,这为研究岭南历史文化、海上丝绸之、旧时岭南和中原的文化经贸往来等方面提供了非常丰富和重要的佐证。”

  河捞文物既然是零散的,那么它们是怎么出水面世的呢?许建林说:“主要有几个途径,第一是河道在枯水期露出真面目,被一些爱好者捡到并保存下来。另外在修大坝疏通河道时,河里的文物也会被找到。很多渔民打鱼的时候也会网到一些文物。房地产突飞猛进的那些年,还经常见到很多施工队捞河沙,不少文物就是和河沙一起被挖出来了。铁价很高的时候,也有渔民绑着大磁石专门吸取水里的铁器,于是也会吸出一些铁器文物。”

  河里捞出来的就是“宝贝”吗,怎么判断是河捞文物?许建林解释道:“首先是出处可以溯源。另外,河捞文物表面的附着信息和出土文物的附着信息也是不一样的,这个凭经验就可以看出来了。”目前,许建林收藏的河捞文物众多,用他的话说,“都可以开一间河捞文物主题博物馆了”。“我特别希望能有足够大的场地供无偿使用,那么我会将这些河捞文物都展出来供免费参观,因为这是我们岭南历史文化的重要部分。”

新媒体

东晋时期出身贫寒的陶侃经过
在我们的生活中,可能我们每个人都只是个物罢了。可是哪怕只是一个物,都有着自己的闪光点,经过自己的努力,也会发出

东晋王家的名言“我不杀伯仁
唐朝诗人刘禹锡有首诗,叫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这是刘禹锡怀

东晋淝水之战中击败了八十万
因为前秦这时候已经完全统一北方,包括河西走廊地区,所以此战兵源调发范围极大,几乎是前秦区的总动员。所以,征发范

东晋时期有个女子惊艳了时光
东晋时期人才辈出,风流名士可以说是一抓一大把,就在这种中能有一女子以一句诗名千古可见其才华,没错这个女子就是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