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着吹牛和忽悠存活了一百多年东晋也算得上是

2019-01-03   阅读:107

  西晋王朝被五胡夺了天下,司马氏领着一帮士族老爷南渡长江,在江南建起了小朝廷。天下残破,但凡有点,士族们就该把心思用到富国强兵上,憋足劲把胡人撵回老家。没想到温柔乡是英雄冢,士族们耽于,没干出什么名堂,却把嘴皮子功夫练的炉火纯青。照理,这位顾将军应该马上拍胸脯,说主忧臣辱,臣一定矢志灭胡,早日迎陛下还于旧都。然而顾荣深知胡人强大,还于旧都连想都不敢想,瞎那是不行的,否则派你去试试胡人的火力,这百八十斤不就交待了?但又得把的话头接下来,不能冷场,顾将军灵机一动,充分发挥自己知识丰富的优势,说道:“商汤和周武王都是古代圣君,这两位圣君都迁了都,不也照样把天下治理的挺好。陛下您千万别把迁都当压力。”晋元帝一听此话,虽然没有转忧为喜,但把他隐隐比拟于古之圣君,这个马屁也是相当受用的。东晋诸大臣过江后,每到良辰美时,相约到新亭饮宴。尚书左仆射周顗哀叹:“南方风景不比洛阳差,然而毕竟这里是异国他乡。”诸人相对悲泣。唯独丞相王导奋然说道:“我们该当共同努力克服神州,在这里哭哭啼啼有什么用?”单从话语上看,王导倒也算条汉子。不过这位丞相大人忙着和晋元帝“王与马、共天下“,没见在北伐中原上动过什么真格的,反倒是在他主政时发生了王敦(王导之兄)叛乱,气死了晋元帝。若是个乡野村夫吹吹牛逼不落实,不过徒增笑料。怕就怕这些当大官的胸脯拍的啪啪响,说人话不办人事,到头来误国误民,为害甚大。挚瞻曾经做过四个郡的太守,又要出去做郡之内史(相当于太守),大将军王敦与之送别,夸他:“你才二十九岁,做过的官加起来比得上万石丞相了(太守秩二千石,加起来故曰万石),成名有点太早了吧。”挚瞻和王敦有点过节,以为他这是,便回敬道:“比起来你王大将军,自然是早。”话若说到这里,也算得是有仇隙的人互怼,没什么对错。然而挚瞻狂妄地加了一句:“但要是和秦国甘罗相比,我都显得太老了。”著名僧人竺法深到会稽王司马昱家中作客,恰好丹阳尹刘惔也来了,刘惔竺:“您是有道高僧,怎么能和官宦人家交往?”前凉末代皇君主张天锡被前秦俘虏,后来辗转逃到东晋。晋孝武帝经常与张天锡谈论北方人物,关系一度十分亲密。东晋诸臣看的眼热,十分嫉妒。一次宴会,有人便于座中发难,问张天锡:“北方有什么珍贵的物件?”这话问的十分厉害,凉州僻处西域,风物自然不比江东优美,张天锡无论说什么,肯定都能被这帮嘴皮子厉害的大臣给驳回,然后得出一个结论:你不过是个西域俗人,有何资格和我们大晋这么亲密。张天锡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微微一笑道:“北方桑椹香甜,猫头鹰吃了叫声都变得好听。乳酪能够养性,我们凉州人被的都没有了嫉妒。”某年盛夏,丞相王导到石头城看望庾冰,王导说:“天气太势,你也稍稍放松一下,少干点活儿。”庾冰却说:“你倒是经常放松,可是天下人未必觉得你做的恰当。”原来王导主政时,东晋皇室形同虚设,尽入私门,王导对此毫无对策,只好,有失丞相之职责。庾冰虽然怼的有点不太礼貌,但也是代天下人责备王导。司马昱当丞相时,办事非常拖拉,有的事动不动办一年都办不完。荆州刺史桓温志在恢复中原,常恨政事拖后腿,于是经常劝说司马昱改改作风。瞧瞧这份儿风度,那边厢北国胡人虎虎生风,动若奔雷,这边厢却是悠然乐哉,拖拉如此,无怪乎东晋一百多年都是一副怂样。

新媒体

【读史要略】(125)“东晋另
原标题:【读史要略】(125)东晋另类陶侃:大器晚成的百战名将,出身的国之重器 陶侃(259334年),字士行,汉族,东晋

东晋时期出身贫寒的陶侃经过
在我们的生活中,可能我们每个人都只是个物罢了。可是哪怕只是一个物,都有着自己的闪光点,经过自己的努力,也会发出

东晋王家的名言“我不杀伯仁
唐朝诗人刘禹锡有首诗,叫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这是刘禹锡怀

东晋淝水之战中击败了八十万
因为前秦这时候已经完全统一北方,包括河西走廊地区,所以此战兵源调发范围极大,几乎是前秦区的总动员。所以,征发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