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要略】(125)“东晋另类”陶侃:大器晚

2019-01-04   阅读:57

  原标题:【读史要略】(125)“东晋另类”陶侃:大器晚成的百战名将,出身的国之重器

  陶侃(259—334年),字士行,汉族,东晋名臣。陶侃之父陶丹,曾为吴国低阶边将。陶侃少时因父早亡,家境竟至“酷贫”,与母亲湛氏相依为命。史传湛氏对陶侃很严,并通过自己纺织卖布所得资助儿子去结交朋友,而陶侃亦“少长勤整,自强不息”。一次,鄱阳郡孝廉范逵途经陶侃家。时值冰雪积日,仓促间陶侃无以待客。湛氏“截发换酒”,陶侃“斫柱为薪”,终于备得一桌“精食”款待。次日,范逵上,陶侃又追送百里。范逵遂向庐江太守张夔“称美之,夔召为督邮,领枞阳令。有能名,迁主簿”。陶侃也倾心张夔知遇之恩。“夔妻有疾,将迎医于数百里。时正寒雪”,众僚属皆有难色。陶侃独请行,“众咸服其义”。陶侃即被张夔举为孝廉。史传在此时期,陶侃曾做鱼梁吏,《世说新语》里曾有一段这样的“陶公饷母”佳话:陶公少时,作鱼梁吏。尝以坩鮓饷母。母封鮓付使,反书责侃曰:“汝为吏,以官物见饷,非唯不益,乃增吾忧也。”可见陶母之严教。

  约296年,陶侃求仕洛阳。当时魏晋时代的九品制,已使朝廷选官“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士族子弟凭借父祖余荫可以轻松身居要津,而寒门之子则求仕无门。晋惠帝即位后更“纲纪大坏,货赂公行。势位之家,以贵凌物。忠贤绝,谗邪得志,更相荐举,天下谓之互市”。这种情况下,陶侃无奈去求见“性物”的司空张华。但张华却“初以远人,不甚接遇”。陶侃则频繁求见,“每往,神无忤色”。终于被张华推荐为郎中。陶侃虽然得到一介,但他的出身以及“南人之相”,使他依然为达官贵人所轻视。一次,他与同州豫章国郎中令杨晫同车。途遇吏部郎温雅。温雅竟当面问杨晫:“奈何与同载?”

  当西晋“八王之乱”之时,经朋友推荐,已经四十多岁的陶侃得补任武冈县令。陶侃到任后,又与太守吕岳关系很紧张,遂弃官回家。至太安二年(303年)义阳蛮张昌聚众在江夏起义,旬月之间,众至三万,朝廷即派南荆州刺史刘弘率领军队前往。刘弘上任,始辟陶侃为南蛮长史,命他为先锋开赴襄阳,张昌。陶侃皆捷,表现出了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正是在这次平叛过程中,陶侃被刘弘发现。他对陶侃说:“吾昔为羊公参军,谓吾其后当居身处。今相观察,必继老夫矣。”后陶侃果然当上荆州刺史。

  张昌事定不久,西晋朝廷已然名存实亡。时广陵相陈敏见北方大乱,朝廷无力控制江东,遂起兵占据扬州,并遣其弟陈恢沿江西上进攻武昌,以图割据江南。刘弘遂命陶侃为江夏太守,率军抵御陈恢。陶侃与陈敏为同郡,又同岁举吏。陶侃恐刘弘猜疑,“遂遣子洪及兄子臻诣弘以自固。弘引为参军,资而遣之。又加侃督护,使与诸军并力距恢”。刘弘用人不疑,陶侃无后顾之忧,遂与陈恢力战,所向必破。

  307年,西晋室琅琊王司马睿和大士族王导渡江进驻建邺。投靠司马睿的陶侃率军再次击败杜弢率领的流民义军。时荆州刺史周访被杜弢围困在寻水城。陶侃遣军击之,杜弢退却。陶侃对诸将说,杜弢必由陆偷袭武昌。因此率军抄近连续行军三昼夜,在武昌周围埋伏。杜弢果然来攻,陶侃率伏兵出,大破之,获其辎重,杀伤甚重。杜弢败军退入长沙。王敦即表陶侃为南蛮校尉、荆州刺史。陶侃率周访等入湘,所战连捷。建兴三年(315年)杜弢起义终被陶侃。此时,长江上游的荆、湘、江等州已在王敦控制之下。司马睿割据江南的形势已成。陶侃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然而,由于王敦怕陶侃功高难制,不欲其掌握上游荆州,是以借陶侃回朝述命之机另授其刺吏广州,而且 “披甲执矛,将杀侃,出而复回者数四”。侃正色曰:“使君之雄断,当裁天下,何此不决乎!”因起如厕。王敦佐吏提醒陶侃亲家周访正统兵在豫章,若陶侃被杀,周访决不善罢干休。王敦才改变主意,设宴欢送。陶侃始得以成行,连夜便发,途经豫章,见周访,不禁泪流满面:“非卿外授,我殆不免。”

  陶侃将入广州,逢杜弢余部杜弘与温劭等占据广州。闻陶侃将至,杜弘利用诈降偷袭。陶侃其诈,布兵设阵,一举将杜弘击溃。诸将皆请乘胜击温劭;侃笑曰:“吾威名已著,何事遣兵,但一函纸自足耳。”遂修书一封,果使温劭败逃,陶侃顺利进据广州。

  广州时受战乱影响较小,境内较为安定。陶侃自从军十余年间,已卓著。虽然受王敦排挤,但他并不甘心在边州当刺史。史传其“在州无事,辄朝运百甓于斋外,暮运于斋内。人问其故,答曰:“吾方致力中原,过尔优逸,恐不堪事。’如此这般,竟于广州居官十年”。

  咸和三年,历阳太守苏峻起兵反叛晋廷。苏峻攻进建康,挟持小,执政大臣庾亮逃往江州。此时,凭江州兵难以平定苏峻之乱。东晋另一名将温峤遂邀陶侃率荆州兵同赴国难。陶侃本与庾亮有怨,陶侃本深以为恨,是以答峤曰:“吾疆场外将,不敢越局。”温峤屡说而不允。后温峤“固请之”,其子陶瞻时又为苏峻所杀,陶侃始“戎服登舟,瞻丧至不临,昼夜兼道而进”。荆州军至江州,议者咸谓陶侃欲诛庾亮以谢天下。陶侃若杀庾亮,势必影响与温峤的关系,从而可能导致平叛军队。时庾亮“甚惧,用温峤计,诣侃拜谢”。庾亮有高名,为名士翘楚。他来谢罪,实出意外。陶侃殊惊,止之曰:“庾元规乃拜陶士行邪!”亮引咎,风止可观,侃“不觉释然”。但仍愤愤地对庾亮说:“君侯修石头以拟,今日反见求邪。”即与庾亮、温峤同赴建康,终合力以平苏峻。

  苏峻之乱平定后,陶侃因功而升为太尉、都督七州军事,封长沙郡公,仍驻荆州。咸和四年十二月(330年),东晋后将军郭默擅杀江州刺史刘胤,执政丞相王导以郭默骁勇难制,便任命他为江州刺史。陶侃闻知此事,奋袂而起,联合庾亮剿平郭默。史传郭默在中原时,多次大败石勒之军,石勒部下听说陶侃兵不血刃就擒拿郭默,便更加陶侃。苏峻部将冯铁杀陶侃之子后投奔石勒,石勒本任其为边将。后陶侃奉书石勒,石勒即杀冯铁以谢陶侃。当时割据辽东的另一枭雄慕容廆亦曾与陶侃通信,称其“海内之望中唯足为楚汉轻重者”,可见其地位。

  陶侃行事,小到竹头木屑,大到设城驻兵,考虑颇为缜密细致。他曾主持造船,命将木屑和竹头全部收集起来。众人不知为何。后逢大雪,天晴雪融,门前余雪泥泞,木屑正好用来布地。数十年后,桓温为荆州刺史。桓温伐蜀大造船,又以陶侃所贮竹头作丁装船。陶侃驻武昌时,不少人主张在江北的邾城驻兵镇守。陶侃“每不答,而言者不已,侃乃渡水猎”,与诸将佐察看形势。陶侃为之分析说,邾城隔在江北,内无所倚,外接敌寇。即便派兵驻守,也无益江南。长江才是御寇天险。众将才恍然大悟。后荆州刺史庾亮对此不察,派精兵万人驻守邾城。339年,后赵遣兵来攻。邾城孤立无援,终于兵败城陷,损失惨重。

  另外,陶侃“性纤密好问”,勤于调查访问,人比之赵广汉。他精于吏职,善察访,发奸擿伏如神。陶侃曾令诸军营植柳,都尉夏施盗官柳植于己门。侃后见,驻车问曰:“此是武昌西门前柳,何因盗来此种?”施惶怖谢罪。陶侃的才干颇为当时人所称道。时人名士梅陶说:“陶公机神似魏武,忠顺勤劳似孔明,陆抗诸人不能及也。”

  史传陶侃入主荆州时,时东晋政风仍承西晋之弊。“今当官者以理事为俗吏,奉法为苛刻”,“从容为高妙,放荡为达士”。陶侃对这种风气深恶痛绝,声言:“《老庄》浮华,非先王之法言,不可行也。君子当正其衣冠,摄其威仪,何有乱头养望自谓宏达邪!”因此他“终日敛膝危坐,阃外多事,千绪万端,罔有遗漏;远近书疏,莫不手答,笔翰如流,未尝壅滞;引接疏远,门无停客”。常语人曰:“大禹,乃惜寸阴,至于众人,当惜分阴,岂可逸游荒醉,生无益于时,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每宴会饮酒,他有定限。常欢有余而限已竭。众人劝更少进,但他决不再饮。参佐僚属有以谈戏荒废职事,不但严加或鞭打,还“命取其酒器、蒲博之具,悉投于江”。这种作风在东晋以“清淡无为”、“放荡形骸”为“上品”的生态中可为“另类”。

  关于陶侃的另一个故事,是其治荆州时,十分重视社会秩序的稳定和发展农业生产。《晋书》记载,陶侃尝出游,见人持一把未熟稻,侃问:“用此何为?”人云:“行道所见,聊取之耳。”侃大怒曰:“汝既不田,而戏人稻!”执而鞭之。是以百姓勤于农作,家给人足。在他治理下,“自南陵迄于白帝数千里中,不拾遗”。

  《晋书·陶侃传》称侃曾“梦生八翼,飞而,见天门九重,已登其八,唯一门不得入。阍者以杖击之,因坠地,折其左翼”,“及都督八州,据上流,握强兵,潜有窥窬之志,每思折翼之祥,自抑而止。”然而,陶侃晚年位极人臣,却始终能“怀止足之分,不与朝权”,咸和九年(334年)六月,陶侃在病中上表逊位,遣人将官印节传等送还朝廷。他在离开荆州任所前,“军资器仗牛马舟船皆有定簿,封印仓库,自加管钥”,亲交专人保管,然后才登船赴长沙。“朝野以为美谈”。第二天,竟死在樊溪途中。时年七十六。

  读于陶侃之史,一感于陶侃不幸而生于西晋之时,在当时“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生态之下,士族子弟无论是否有能,唯凭借父祖余荫便可以轻松身居要津,而寒门之子如陶侃者,俯身屈首以求仕进而报国无门,是以西晋之亡,此其原因之一;二感陶侃幸而壮年之时生逢,是以能够得建其功,而于此亦反思中华文化,一旦承平日久,人才之用便呈逆生长、逆淘汰之态势,此亦中华民族王朝更替往复之一深刻原因,当立此以警;三感陶侃不得志于广州之时,“辄朝运百甓于斋外,暮运于斋内”以防“过尔优逸,恐不堪事”。此种自强不息之,实古今成大事者之不二,而陶侃则得其要旨,此亦警示于我等于和平之世,虽曰无事,然亦不能懈怠于自身尔。

  《读史要略》简介:浓缩历史的精华,独辟历史的蹊径,还原历史的,探寻历史的原力。原来历史可以这样读,一本帮助您们快速了解中国历史的书籍。

新媒体

东晋酒仙周伯仁拼酒从来没输
因为西晋王朝的混乱最终导致北方地区被游牧民族攻陷,就在北方地区十六国交替的时候,南方地区却展现出了另一幅景象。

【读史要略】(125)“东晋另
原标题:【读史要略】(125)东晋另类陶侃:大器晚成的百战名将,出身的国之重器 陶侃(259334年),字士行,汉族,东晋

东晋时期出身贫寒的陶侃经过
在我们的生活中,可能我们每个人都只是个物罢了。可是哪怕只是一个物,都有着自己的闪光点,经过自己的努力,也会发出

东晋王家的名言“我不杀伯仁
唐朝诗人刘禹锡有首诗,叫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这是刘禹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