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南北朝文学研究回顾展望

2018-12-06   阅读:200

  来自中国和、地区以及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的老中青三代学人,围绕“《文选》文本研究”“《文选》学史研究”“《文选》文献学研究”“《文选》与先唐文学史研究”等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随着研究的不断拓展,当代“文选学”已广泛涉及“编撰者与编撰思想研究”“《文选序》研究”“版本与注释研究”“作家作品研究”“文体研究”“研究史研究”“接受史研究”“文论研究”“《文选》与陶渊明研究”“总论及杂论。从士族文学贵族文学《中国社会科学报》:孙教授此前的专著《两晋士族文学研究》与此次出版的《南北朝贵族文学研究》互为姊妹篇,构成了对魏晋南北朝文学的完整阐释体系。

  关键词:研究;文学;英雄;士人;文选学;中国文化;学者;教授;刘志伟;君

  《中国社会科学报》:魏晋风度、六朝风骨构成了中国整体文化气质的一个重要侧面,同时也成为此后中国文人追求的一种人生状态。在您二位的心目中,以魏晋风度、六朝风骨为代表的中国古代士人和知识气质究竟应该包括哪些基本内涵和核心价值取向?又有哪些值得当代中国人去珍视和继承?

  刘志伟:魏晋是中国思想史、文化史上最具魅力的时代之一。这一时期的思想风气、士人、文化格调,都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其卓然风骨、飘逸气韵,千古独绝。近百年来,围绕魏晋风骨的相关研究长盛不衰,相关论述汗牛充栋。但仔细深究,造就魏晋文化的时代起点在哪里?魏晋文化的特质究竟是什么?魏晋风骨从何而来?魏晋文化迥别于其他时代文化的原因何在?这些问题似乎还有进一步探讨的空间。在此,我想结合自己的思考和研究,从“英雄”文化的角度谈一点看法。

  “英雄”和追寻审美化的生活方式及文化不朽,是魏晋文化创造时代的两大基本特征。这里所说的“英雄”,不同于我们今天受影响较深的“英雄”概念,而是指中国古典的“英雄”概念。他们并非所定,也未必具有的才能,只是依凭其个人的奋斗与创造而获得“英雄”这一殊荣。

  中国传统文化虽然以“圣贤”为主流,但“英雄”文化也是推动历史发展的一条主线。把握“圣贤—英雄”这一文化结构,是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视角。

  汉末三国时代,当“圣贤”所代表的、无以拨乱救世,强调个人才智至上的曹操等汉末“英雄”应运崛起。“英雄”遂成为占据主导地位的时代,“英雄”也就取代“圣贤”而成为这一时代的核心概念。因此,以曹操为典型的汉末“英雄”群体的崛起,直接影响到中华民族历史上“英雄”概念的真正生成,也标志着汉末三国“英雄”时代的正式开始。正是“以使气,磊落以使才”的“英雄气”“英雄才”和“英雄”追求,谱写出黄钟大吕般的“英雄”华章,造就了建安文化与文学的辉煌。

  “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三国归晋之后,“英雄”已渐远逝,也每多动荡、、,但“英雄”仍被当时的“文化英雄”嵇康、阮籍、潘岳、陆机、左思直至刘琨、郭璞、陶渊明等文士所吸纳、接受与。因而可以说,“英雄”是建安文化与文学的灵魂,是魏晋文化与文学鲜明特质的重要方面。同时,“英雄”文化又直接养育、深刻影响了魏晋文化与文学创造,是赋予魏晋文化与文学以不羁气度、桀骜风骨与深情幽思的重要因素。魏晋文化和文学所具有的高贵气质与高雅文化境界,多半由此而来。对于后世文化与文学创造来说,魏晋“英雄”文化深具范式意义,足以衣被后人、沾溉后世。

  “英雄”概念的创造者,无疑是代表中华人文理想的知识。他们以理想眼光看待“英雄”,期望在“圣贤”已趋衰微、为力的时代,“英雄”能够真正安世济民,创造天人亲和、文明昌盛的。

  今天来看,这样的“英雄”期待与当时现实社会的“英雄”自有反差,但“英雄”概念所蕴含的文化语义,的确是中国古代知识追求恢宏气度、品质、雄阔胸怀和远大理想的写照,这在当时以及现代都是弥足珍贵的。

  君:我们既应该看到魏晋南北朝时代知识的气质已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但同时也必须承认,所谓的魏晋风度,是在一个大动荡的历史时期中形成的复杂矛盾体,是知识阶层在朝不保夕的中集体陷入痛苦后,寻求之道的表现方式。

  我认为,魏晋南北朝时代士人的风流,在文学创作上,表现为志趣高雅、学识渊博、才思敏捷、文采飞扬,同时敢于在作品中个性、挑战传统、打破陈规、标新立异;在行事为人方面,则表现为不拘礼法、随性洒脱、天真烂漫、放浪不羁,同时敢于在生活中、固持操守、显贵、不甘苟且。因身处而扎根于内心深处的幻灭感与无常感,既为魏晋南北朝时代的士人了思想的大门,同时也造就了他们轻视生命、及时行乐的人生态度。于是,药和酒就成了他们、消极逃避的主要手段。

  对于今天困顿于俗务的大多数凡尘中人而言,读他们的诗文,可以接受艺术的熏陶;听他们的故事,能够获得心灵的慰藉。他们珍爱家族荣誉,重视子弟教育,恪守家规家训的家庭观和教育观,也被赋予了新的时代意义。除了文学和的财富,他们那种高古空灵、典雅的审美取向和品位追求,对于引导当今社会的潮流和风尚,也依然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当然,如果把视野放到更宽的角度,并站到整个中华文明史的高度来观察,就可以看到,仕隐始终是中国古代文人首先要面对的人生重要抉择。这一抉择直接关涉士人如何实现人生的价值,如何安身立命,如何处理个人与他人、个人与社会、个人与自然的复杂关系。在这二者当中,多数士人会选择出仕,只有极少的士人会选择归隐。所以,就士人整体而言,仕是士人生命的主旋律,隐是士人生命的变奏;仕是士人生命的基调,隐是士人生命的变调。再则,从热衷于仕宦的士人来看,他们的心灵深处,未尝没有奉身而退、拂袖绝尘的心理潜流;而那些身在林泉的士人,他们的心灵深处,未尝没有建功立业、立登要津的豪情壮志。仕与隐如同太极图中鱼一样,构成了中国古代士人、诗理的两大情结。它们盘踞在士灵深处,时而相安无事,时而激烈交锋。山林与廊庙既为中国古代士人带来了的创作题材和无尽的诗文灵感,也引得我们这些后人每每为之喟叹和反思。

  以陶渊明为例,不为五斗米向乡里小儿折腰固然清新高洁,然而,不与者合作的结果却未必都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多的往往是“弊庐交悲风,荒草没前庭”和“倾壶绝余沥,窥灶不见烟”。

  所以说,对于现代人而言,魏晋南北朝时代的士人只是为我们展现了各种人生选择的丰富可能性,但并不能为我们每个人当前的抉择给出答案。

新媒体

日本的南北朝明治天皇是北朝
在东京的皇居广场前有一尊身着铠甲、跃马扬鞭的武士雕像,雕刻的不是别人,正是日本南北朝时期的南朝将领正成。那么天

网坛的魏晋南北朝更迭历史之
了解历史的都知道,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更替最频繁的时期,短短三百多年间有数十个王朝更替,你方唱罢,我方又起。

到肇庆看精品文物去!园兽首
8月8日,迎省运肇庆命名900周年精品文物展在肇庆新区商务中心开展。898岁的宋徽御制古琴、园四大铜兽首和十三尊南北朝时

南北朝时期琅琊榜中梅长苏的
电视剧《琅琊榜》的故事发生在南梁时期,也就是历史上的南北朝时间。剧中梅长苏一出场,便已经是江湖大帮派江左盟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