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崇:西晋时期的炫富大神 现在的富二代炫富手

2018-12-24   阅读:132

  谈到炫富,很多是都会投以的目光,豪车、名表、豪宅什么的都太俗。不过,有钱人炫富似乎是古往今来的传统,古代的富豪,也热衷于用各种方法来彰显自己的财富,比如这位,炫富手段真的多到让人汗颜。

  石崇出身豪门,父亲是西晋开国元勋,他是家里的老幺,最受宠的那一个。按理说,最受宠的老幺分到的家产更多,但石崇啥也没分到。母亲为他打抱不平,父亲石苞只说了一句话:“这孩子虽然年纪最小,但他以后能靠自己赚大钱的。”父亲石苞还真就没说错,长大后的石崇果然赚大钱了,简直富可敌国。

  发了财,有人富而不露,有人唯恐天下不知,显然石崇属于后者。这位老兄酷爱炫富,只是有些炫富的手段挺特别,他喜欢用“厕所”来炫富。怎么炫?根据《世说新语》记载,石崇的厕所修建得华美绝伦,不仅准备香水、香膏给客人洗手,还有身穿名贵锦缎的列队为客人服务,客人上完厕所还要换了新衣服才能出去,如此讲究,以至于客人都不好意思如厕。有一个官员叫刘寔,年轻时很穷,后来当大官了也一直保持着勤俭朴素的美德。有一次,他去石崇家拜访,上厕所时见到厕所里有绛色蚊帐、垫子、褥子等极讲究的陈设,还有婢女捧着香袋侍候,连忙退出来,对石崇说:“不好意思,我错进了你的卧室。”石崇说:“没错没错,那是厕所!”刘寔说:“我享受不了这个。”于是改进了别处的厕所。

  要炫富平时生活中炫一炫就够了,也不知道石崇脑子哪根线搭错了,居然和跟皇亲国戚斗起富来。王恺是西晋晋武帝的舅舅,也是西晋富豪榜上的常客。石崇与王恺两个人都是富有之人,当时也没有像今天一样有福布斯排行榜分出个一二三,他俩都觉得自己比对方富有,那怎么办?比呗!

  两个人怎么比呢?王恺饭后用糖水洗锅,石崇便用蜡烛当柴烧;王恺用赤石脂(一种名贵的药材)涂墙壁,石崇便用花椒水(当时有钱也没地买的稀罕物)狂刷墙壁;王恺做了四十里紫丝布帐,石崇便做五十里的锦绣长廊;王恺让外甥弄了株二尺高的珊瑚,石崇就拿三四尺高的艳红珊瑚树来压他一头。几个回合下来,石崇完胜,可真是气歪了王恺。

  比过了国舅,还要比。据《耕桑偶记》载,某年外国进贡了一匹十分稀有的火浣布,晋武帝司马炎大喜,特意将其制成衣衫,穿着去石崇家,想炫耀一番。谁知石崇知道后,自己换上了一身平常衣服,然后让五十个仆人都穿上火浣衫去迎接。

  不过自古有言树大招风,石崇这般花式炫富,自然会引起众人嫉恨。这不永康元年(公元300年) 赵王司马伦发动,石崇的伞贾谧被杀。之后石崇不但被免官,还被司马伦下属孙秀设计,抄家流放,还真是花式炫富大作死!

  “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富贵者仗着自己有钱就傲慢骄纵, ,必将自取祸端。

新媒体

石崇:西晋时期的炫富大神
谈到炫富,很多是都会投以的目光,豪车、名表、豪宅什么的都太俗。不过,有钱人炫富似乎是古往今来的传统,古代的富豪

曹魏西晋时期这两位对儿子谆
【作者简介】张俊海,安徽省阜南县会龙镇人,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硕士学位,教师。文学爱好者,作品散见多家网络平台

这艘开进洲头咀的仿古木船竟
《一千零一夜》的明星曾来广州做生意1981年7月11日,一艘来自阿曼、构造奇特的船开进了广州港。这是一艘按照古代阿拉伯

西晋发明“化胡”称佛教源于
]对于佛道之争的争,可以考虑,争的含义是什么?要么在一种道理,要么争执一种身份,要么争夺一种资源。从道理的层面